返回首页

天谕OL > 玩家心情 > 玩家分享天谕短文 百兽异闻录之知音难寻

玩家分享天谕短文 百兽异闻录之知音难寻

发布时间:16-10-24 09:51 来源:官方论坛 作者:十六叶
[复制链接]
[跟贴评论] [相关内容]

——总有相知的人,相遇最好的时光  

【一】  

其实曾经庚一直认为,整个灵界当中,最严谨古板的生物,便是传说中的龙族。民间还流传着诸如龙族守则,几乎比皇室守则管辖范围还要更广一些。看着就令人头大。可是后来庚发现,自己貌似对于龙族的看法有......那么一点,不,有很大的错误。  

庚出生于乱世,见证了生离死别,也见证了妖魔四起灾祸横行,更见证了那些正义邪恶统统被践踏,连人命都可以肆意被毁灭的场景。天下大乱,虽然说荒流之力多数已经被压制,可是总有些邪教组织将未被封印的荒流之力加以利用。况且别的种族刚刚迁徙到了夏大陆,彼此之间更是争执不断,时不时大打出手,谁也看不惯谁。那时的庚其实没啥太大的愿望,年少时的他,除了偶尔去酒馆听听八卦版的大事,剩下的时间,他更宁愿去星际城的温泉泡泡澡,喝上两杯醉生梦死,也是一种享受。或者,偷偷跑到星际城花园里,坐在溪流旁安静的抚琴。  

只是一个人抚琴久了,也有种孤独感油然而生。他一个人抚琴,没有人听,也没有人懂,回答的只有溪水不断流动的声音,或者时不时的耳边响起来的春风敲打枝叶的声音。  

直到这日,他弹了一首《白驹》。庚也不知自己为何会突然兴起弹起这首曲子。《白驹》是朋友之间的送别曲,跟以往的轻快不同,更多了一些离别之时的感伤。  

一曲罢,他刚准备收拾着自己的琴离开,却看见面前的溪水突然冒出了很多的小气泡,随后掀起了巨大的浪花,看着扑面而来的巨大水幕,这大概是将整条溪的水都抽干了吧。庚心想,但是看着那块水幕,还是愣住了——然后,没有了力量支撑的水幕轰然倒塌,直接从头到尾,使得庚来了一波透心凉。全身都湿了,他最在意的发型,也随着那阵水花而全部贴住了。  

或许是......今天不宜他出门弹琴。  

转身欲走,却突然被人拉扯住湿淋淋的衣袖。回头一看,一双清澈而透亮的眼睛正满怀希望的看着他。  

“你弹得真好听,为什么不再弹一首呢?”  

声音如同和煦的春风,庚心想,这大概是他所听到的最好听的声音了。下一刻,就看到那人......十分狼狈的从溪水里爬出来。只是令人好奇的是,他身上居然没有一丝的水珠。他对着庚笑了一下,怎么说呢,就如同帝都花园里那一树半开的桃花,双眼清澈,笑容温暖如光,眉目如同刚停下笔完成的一副水墨画。一看就不是好人。  

庚诧异,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家伙。只是瞧他一直扯着自己的衣袖,这画面,怎么看都很奇怪吧!  

“刚刚的水是你的杰作?”话语中带有许些怒气,可是面前的那个家伙却尽数忽略了过去,极其有兴致的盯着他手上的琴。  

“要不然你再弹一首吧,我真的好想再听一遍呢。”运气里还带着一些只能,可是此刻怎么都没有去责怪他的心思。  

庚突然想起来自己被面前的人弄湿了一身,怒气又从胸口直接冒上来,直接挥袖甩开了那人的手。“我的琴都湿掉了,这又怎么能够弹出好的乐曲?”  

“那还不简单吗?”那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庚,脸上的笑意似乎更浓,弹指一挥,庚身上的水迹奇迹般的消散,只是庚的发型确实没法还原。他十分满意的看着已经干透的衣衫,丝毫不顾庚黑掉的脸,靠了过来:“现在再来一曲怎么样?”  

距离太近,甚至连呼吸的气息也撩在鼻尖,庚突然之间不习惯这样的距离,下意识的退开,神色冷淡“我们,很熟吗?”  

那人笑意依旧不减,一双桃花眼还是看着他“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刻开始,我们不就熟悉了吗?”  

【二】  

庚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自告奋勇要下水捉鱼的人结果差点淹死在了河里的人,当庚费力将他救起来,十分无奈的对呛了水的龙徊说着:  

“龙徊,我说你真的......身为一只龙溺水了真的好吗?”  

没错,那日庚在帝都花园所捡到的,正是一条货真价实的龙。本来庚并不知道龙徊的真实身份,只是看着某一次龙徊在睡着时毫无防备的就露出了自己的龙角跟龙尾巴,他自己还毫无察觉。当庚问起来的时候,龙徊也就这么一五一十的将自己身份告诉了他,毫无顾忌。  

当时庚也曾问过“你就不怕我将你身份泄露,引来很多贪婪之人吗?”  

龙徊拍了拍他肩膀,笑道“我们是朋友,怕什么?”  

好吧,他竟然无言以对。  

庚觉得......大概自己对于龙族的看法,似乎有着极大的偏差。例如龙徊,除了喜好听他弹琴之外,更喜欢去苏澜桥头听说书,甚至喜欢着各地的美食小吃,对于盈灵镇有着极大的好奇。  

说好的龙族高冷呢?说好的龙族正儿八经的呢?庚觉得一定是他的打开方式不对,为什么可以掌管水的龙还会在河里差点被淹死啊?  

思绪再度回归,他看着龙徊十分费劲的将鱼剖开,龙徊特别委屈的看着自己的龙爪子上沾染上了血的鲜血,恨不得立马冲到河边将爪子洗干净。忘了一提,龙徊——还是一只有着轻度洁癖的龙。  

简易的做了两个烤鱼串,龙徊自告奋勇的尝试着开始了他第一次烤鱼生涯。看着庚掏出来的那些瓶瓶罐罐,也觉得无比的好奇。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将其洒在了鱼上,在庚还未来得及阻止的时候,一条带着糊味与其他气味混合的古怪味道的鱼被递到了他嘴边。鱼上不知道被洒了多少的奇怪调料,甚至连鱼肚子里都被塞了满满的调料,整条鱼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皮甚至已经变得焦黑。龙徊沮丧着脸,将鱼又收了回去,特别不高兴丢进了火堆里,随后拿着一根树枝蹲在一旁在地上画圈。  

庚一拍脑袋,才想起来面前的蠢龙并不会做吃的。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起身,自己拿着把小刀将剩下的鱼料理了,均匀的洒上调料,在篝火上翻转烧烤着。不一会香味便传了出来,连还在委屈的龙徊也闻着香气跑了过来,眼巴巴的看着他将鱼烤好然后递给自己。直接咬了一口,却突然被狠狠的烫了一下,他不满的哼了一下,虽然极其小声,却也正好落进了庚的耳里。庚将他手中的鱼拿开,递了一条并不是十分烫的鱼给龙徊,看龙徊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他也稍微吹了吹自己手上的这条,冷却下来也开始大口吞咽。  

也不知道庚从哪里变出了一坛醉生梦死,掀开酒盖,瞬间酒香便盖住了鱼的香气。庚尝了几杯,只道好酒,龙徊看着,也忍不住讨喝了几杯,酒落入喉间,又化为了一阵柔软,扰得心尖一阵酥软。酒气上来,他两眼朦胧,兴致盎然的看着低头喝酒的庚。  

“庚,不如你听我唱首歌吧?”  

酒劲也正上头的庚也是醉得有些迷迷糊糊,今天的酒好像比往常还要烈上许多啊,连他都快醉了。点了点头表示应予,下一刻,他就酒醒了。  

他原本以为,龙徊声音都算得上是好听,唱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此刻他几乎连肠子都毁青了。龙徊声音确实不错,可是他跑调啊!像是脱缰的野马,跑上了错误的道路还不带停的。龙徊唱到兴头上,一曲接着又一曲,还有着酒劲助兴,整个地方回荡着他的歌声,惊起了无数的飞鸟离去。对于庚来说,更像是拿着一个大喇叭对准了他的耳朵使劲的吼了几下。  

直到龙徊终于唱得乏了,昏昏沉沉随便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睡了之后,庚才从刚才的魔音穿耳之中走了出来,看了看隐于云层之后的月亮。大概,龙徊的唱功,足够将月亮都给吓回去。  

万一以后要是龙徊兴致更加起来了怎么办?万一他每一次都兴致高昂的在他耳边给他来一首......面对着这个问题,庚表示十分的头痛。  

所以后来当每一次龙徊想开口高歌之时,庚十分机智的,成功的将龙徊的话题给带跑,唱歌的事情也就这么被带过了。无意间连大家都松了口气,不用听到那魔性的歌曲......真是,太好了。  


更多天谕玩家心情推荐:

天谕玩家分享 家园玩法装修成品展示

谕见开发组 玩家近期建议及开发组答复

不同的游戏人生 天谕各类型玩家盘点

天谕玩家分享 龙渊史诗副本开荒日记

【责任编辑:茶色陽光】TAG: 玩家心情 短文
更多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代表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及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