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天谕OL > 玩家心情 > 天谕小说: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勿忘

天谕小说: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勿忘

发布时间:16-07-06 20:43 来源:官方 作者:顾云卿
[复制链接]
[跟贴评论] [相关内容]

(一)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战场  

我还记得敲在线战场组的小伙伴组队战场,碰到当时全然陌生的你  

喊你来YY,你开口第一句话,哎,怎么是个妹子?  

我靠,妹子怎么了,妹子就不能打战场了?妹子就&%……##%%……&%%  

内心风起云涌,然后我只是很高冷的回了一声  

恩  

作为一个走位比较风(wei)骚(suo)的玉虚  

战场神马的,我经常能打就打,见势不妙闪现双星落踩剑一溜烟儿影都没了  

原来经常和灵珑妹子一起排战场,我还会发扬风格切冰系控一下或者自己拖住人让妹子先跑什么的

战场捡到你,我觉得这是噩梦的开始  

人都有从众心理,圣堂啊,那是一个人见对面两个队都敢开个绝对守护冲进去砸千裂破的存在  

于是乎  

你:来中间支援下  

我:好  

蹦蹦跳跳接个闪现直接从星月跳到太阳  

然后……  

我:卧槽!  

此时,开着冰箱的我,开着绝对守护的你,然后……那是很多很多的红名,躺在温泉的我抬头看着天空,说好的能打呢  

什么时候熟悉起来的呢  

战勋榜前三有奖励时装,那会还没有出容光液,自带的容光效果独一无二,自然,我便拉上一帮小伙伴开始了冲榜之旅  

你也是战场爱好者,在线时间又比较多,那一周的交集自然多了起来  

有时候你会叫我去你们频道,和你们公会的小伙伴一起报  

陌生人面前我不爱说话,默默听你们聊天吹牛,听到乐处也忍不住跟着扑哧一笑  

那会各种战勋还没有限制使用次数,那会无界还可以无限送飞机而我们无能为力  

周天晚上,我们几个无数次在战场死去活来,却无力阻止我的名次从高居第一一点一点滑了下来  

那天的情绪都有点低落,时间渐晚,慢慢的频道就只剩我们两个人  

我包里还剩几个箱子,你说我还开不开  

你的声音有点懒散  

开啊,干嘛不开  

可是开了我也冲不回第一了啊……  

能到第几?  

唔,大概第三?  

你之前不是说不喜欢龙将衣服么,你喜欢的是什么来着  

豹骑  

那第三的奖励什么时装?  

豹骑!  

那你开不开呢?  

开!  

箱子全开,也才险胜第四那人两百多  

过了十二点,我很哈皮的在队里发了下季军奖励箱子,大抵是陪我冲榜的原因,你也发出了前十的箱子  

打开看看?  

不开  

不开留着干嘛?  

就留着啊  

你笑骂了一声:财迷!  

(二)  

高强度的战场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颓靡期,上线做下任务就开始发呆  

不去战场,近一个月内你我的交集便少到了几乎没有  

那段时间,游戏出了个找蛋活动,大多数时候我都和我们经常一起战场的一个灵珑妹子一起找  

有次那个妹子不在,我群发问有没有一起的,你组了我  

好久不见啊哈哈  

恩  

你是那种比较跳的人,寡言少语不是情绪低落就是有什么事  

我问你去哪儿找蛋,你说盈灵镇  

当一个光刃抱着你结契从我们身边飞过去,我看见你的人物明显顿了一下  

而我,聪明的没有说  

去你们频道一起报战场的时候,也和你家妹子一起过  

不过人多的频道我不怎么说话,所以交集也不算太深  

只知道她是时差党,只知道她上线你就不打战场跑去陪她,这点还曾被我们几个笑  

我有个习惯,开电脑一般也会开YY挂在公会频道,自那天以后,你经常开小YY来找我下战场  

有天,你突然冒出一句  

你说,是不是两个人分手以后,朋友都做不成  

手上技能没停,我一边打一边很认真的想了想  

大概,本身就是朋友发展的感情可以吧  

你没再说话,我也没在意  

(三)  

出结契系统的时候,我一直拿这当结拜看的,曾经和闺蜜说好开了结契就去结  

在她放了我三天鸽子才来找我说去结契的时候,我很傲娇的说  

不去了  

然后,她就麻利的带着她徒弟去结了契  

……  

简直心塞  

后来我把几个天天一起下战场玩的好的妹子都问了一遍,有没有愿意陪我一起去结契的  

她们很感动,然后集体拒绝了我!  

我一个如此风骚的玉虚居然找不到人收留  

==  

没有爱了  

……  

某天你截图给我,是一个妹子跟你表白,你问我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很开心的说很明显人这是跟你表白啊哈哈,恭喜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你又继续截图给我,图里是你回复说你喜欢男的  

噗,要不要这样  

为了拒绝我也自黑了一把  

哈哈哈哈那你帮我问问妹纸百合不啊  

你说,你自己去!  

别介啊,对妹子我多不好意思的  

你走  

你皮厚你上!  

滚gun滚  

您老那会儿是气的拼音都没拼完么哈哈,我还是很坚定地冲过去找妹子,问她需不需要一个百合,我是玉虚她是灵珑,战场绝壁很溜啊!  

妹子很感动,然后也拒绝了我!==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继续问妹子  

飞游历么,黑金抱你飞(脸红)  

先不飞,妖力还没刷  

TT这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啊  

我截图给你,气的说都是你丫的把我的妹子气跑了  

按照剧本你应该笑半天然后继续黑我来着,然而  

你特么飞游历都不带我!  

你又不素妹纸……  

拉黑了!  

哈哈,消停了一小会,我又无聊跑去戳你  

飞游历?  

走啊,你是两次么  

说好的拉黑呢!!!!!!!  

你顿了一下,好似被气得说不出话,过了一会,你发了一张图,图上写着  

——你五行缺德,命里欠揍  

你够了。欺骗我  

还想不想带你飞了,恩?  

。。你是两次么  

那会游历还是每天都有,我截了张图,图上有昨日游历四个字  

走走走  

往上6条是什么鬼,我怎么看不懂,嗯?  

(大哭)刚刚我表弟来了。和我抢电脑  

噗,您老人家的节操是掉邸石城外的护城河里捞不起来了么  

(四)  

虽然妹子拒绝了我,但是每个人都有一颗当红娘的心你们懂得  

自从知道了妹子的心意,那会找到机会就撮合你俩  

这里简称妹子为猫妹吧  

比如你唱歌的时候,我叫上猫妹一起然后找个借口溜掉,比如战场的时候专门再喊个妹子好让你俩组队  

虽然前者你没多久也会找借口跑掉然后到我频道找到我吐槽我  

虽然后者在一边时经常打着打着我交闪现开冰箱妹子都不给我加点血气得我找借口跑了不打了  

时间悠闲得过,我一边到处忽悠妹子结契,一边乐此不疲的依旧撮合你们  

有一次你们公会活动我跑去玩,还叫了几个小伙伴一起,记得你被抱上了麦,唱了一首你是我的女朋友,那会闺蜜私聊我  

你基友是唱给你的么  

关我啥事,又不是我抱上去的哈哈  

不过这只其实还不错诶,这样表白,我要不要这样横插呢托腮  

什么鬼,这只是基友哎  

第二天我很哈皮的跑去戳闺蜜,发了张截图,是YY你和那个妹子在一起挂小房间,很兴奋自己的红娘行动貌似终于有了进展  

……我真替你基友感到苦逼,昨天还在那么多人面前唱歌给你听  

我歌词是辣个样子关我啥事  

如果他和是XX一样,对每个妹纸都差不多,那还没嫌疑,但是我看到的,嗯,完全不是这样啊  

当时我挺茫然的,咦,有么  

夏虫不可语冰,闺蜜大抵觉得我无药可救不理我了  

什么时候才正视你对我好像不只是好朋友呢  

恩……大概是那次看到有人发世界找妹纸过成就,很哈皮的戳你求建议  

你说我要不要去戳人家过个成就  

……打死你  

为毛啊  

那会其实有点委屈,我就想找个结契你为毛凶我  

为毛啊为毛啊!  

我性格向来大大咧咧也没太在意,基友没回我也没在意,过了一会继续戳基友  

你说我要是发个世界求个结契小伙伴,结完就分手绝不纠缠会不会有人来啊哈哈  

你发了个暴走的表情  

00你这反应不太对啊  

纳尼  

难道你不是应该帮我研究下可行性然后一顿嘲笑咩╮(╯▽╰)╭  

然后,你又不回我了,恩,想了想,我跑去可怜兮兮的私戳闺蜜  

媳妇媳妇,话说基友不会是对我有好感吧00  

你才知道么  

为什么我觉得很奇葩==  

……哪里奇葩,无事献殷勤,你还当是基友  

言罢,闺蜜还很高冷的来了句结束语  

自欺欺人  

(五)  

你在战争公会,每天跟着一帮小伙伴到处打架,经常顶着血滴过来一起做日常  

玩这个游戏我就在中立,一开始不知道,不知不觉放了个星体染了红,然后在副本门口被大刀追的到处跑  

你开小号看着,笑得不行  

我在中立的小伙伴,都是原来游戏一起过来的朋友  

为了混个副本的师徒箱子,曾忽悠了两个玩的好的小伙伴拜我为师  

直到有一天,大徒弟冒了句,师父,你都不跟我们一起打洗尘了  

啊?  

我这才后知后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的任务全被你包圆了  

(六)  

一次领地战,我接了个冒险任务,要进领地战区域边缘打怪  

那会刚合区,外加转服还没关,你们联盟走的走散的散,被打的喘不过气来  

刚进领地战区域就被你们敌对打了,我很诧异的当前打了个问号,因为打我的人也曾一起报过战场,那会相互敌对的两个联盟都有熟悉的小伙伴  

出去  

那人手上动作普攻没停,当前一直刷着这两个字  

看着还有一分钟结束,我站在原地没动,实在是自动寻路有点久懒得跑,离开电脑倒了水,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扑街了  

恩,在天下到处转服打了几年的架,中立进战争区域被打了纯属活该道理我懂  

懂归懂,不爽归不爽,那会气的我差点跑出去开红  

公会群里,大家七嘴八舌的帮我出主意,都准备超刀子上帮我报仇了  

一开始大抵也只是气不过嘴上说说,看大家这么认真,说是不感动,不可能的  

你们这帮臭傻逼,我爱你们  

我在群里打了这么一句话,大家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这会反而跳出来一个人  

我也爱你么么  

呵呵哒,你自己跳出来,那就不要怪我了  

说话的这个妹子就叫她鹅妹好了,鹅妹原来是在我们中立小公会的,因为比较爱热闹,就跑去了人多的战争公会  

鹅妹,来让我渣一下,我们结契去吧!  

(七)  

咳咳,望天,我一般生气也气不到很久,我真的就想拉个妹子结契,真的  

鹅妹很爽快,好啊  

公会的小伙伴看着这神转折吐血倒地不起  

到了结契之地,到了结契之时,鹅妹包里云币不够,说是回仓库拿一下  

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此时,号角全是我各路小伙伴刷的鹅妹(她玩的男号)你要敢渣我师父(XX我的名字),我就追杀你到死之类  

……我不想说话  

因为没上翅膀,结契之地转了几圈也没找到出口,索性席地而坐,然后,恩……跟着他们刷起了号角!  

鹅你个渣男,你不来我就不出去了,长眠结契之地!!!!!  

正玩的开心,你私聊我  

游历接了么  

恩,你还不睡?  

明天等你啊  

鬼使神差的,我问了一句  

容我八卦一句,你丫的不会对我有好感吧?  

好八卦你啊  

哈哈  

别闹  

恩,别闹,我低头笑了笑,敲着键盘很快的回复  

了解~~  

了解什么  

小伙伴嘛,我笑嘻嘻的回复  

对。。。因为我一直把你当女儿看  

滚滚滚  

来插旗啊,来我们工会5个占星。带你吊打动身月(敌对)  

不去  

怂,我回头帮你报仇  

。。。老子懒得理你,下线睡觉!  

(八)  

第二天继续在结契之地戳着看风景,你组我,我没理  

你YY跑过来,问公会的小伙伴,鹅妹呢  

她QQ在游戏好像不在  

叫她出来,我要跟她单挑  

你话音刚落,然后用一种十分悲痛的语气,说了句  

谁输了谁娶XX(我)  

马丹的大哥刚要炸毛,就被你打断  

你一字一顿,很认真的说  

我认输  

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就好像你身前有一个炸弹,你眼睁睁的看着倒计时到0,心脏急速收缩,却在砰的一声后被炸开的爆米花所包围  

吃多了觉得腻,不吃又想念他的甜  

如果一个人,从你上线的时候陪着你到你下线,日复一日  

用闺蜜的话说,司马昭之心了  

如果在你死皮赖脸非要跟我固定JJC之后  

如果我在闺蜜那确认你对我特别不是我错觉之后  

如果在我因为猫妹没给我加血而郁闷单排,以后排战场我再没见过她一起之后  

……  

……  

……  

如果一切的一切我说我一无所觉,恩,那我真该去医院见见医生了  

我依稀记得,结契的时候你还是红名,不知道结契之地的门口有大刀  

第一次跑去,死了  

第二次跑去,我召唤你,你进去了,然后发现红名不能结契  

第三次跑去,终成  

老人言,好事多磨,这话尽然,也不尽然  

你问我说,说你仇人很多的,你问我怕不怕  

我笑着说,说的好像战场死的少了一样  

你说摸头,以后被打了叫我  

我说,好  

你说你仇人多,你说你在战争公会还是副会长,不想连累在中立的我,叫我别挂结契称谓  

我说,好  

还记得那天,你在花海,被闻讯赶来的亲友团泄愤杀了很多次  

你从来不是束手就擒的性子,即使一个人对战很多人,也依旧冲进人群中央,不时还在YY和他们大喊大叫的笑闹  

那天  

你们在闹,我在偷笑  

要是时间能停留那该多好  

(九)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日子好像没什么变化,也好像有了很大的变化  

每天刚上线就会收到你打招呼的消息,然后像之前一样,一起去清副本清日常  

你是搬砖党,每到礼拜一的时候就最忙,又是打小号破魔,又是带老板打剑冢  

那会剑冢装备很多人还没齐,更别说洗好了,剑冢带老板的团很好组,能赚不少零花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熟悉游戏里自给自足的玩家,很是惊讶,也很是佩服  

你那会一打副本的时候,怕我习惯了你在而无聊,还总是抽空找些好玩的小视频发给我看  

忘记有次是聊什么,说到了带老板赚的多少上  

你说开始的时候带老板老赚钱了  

你还得意洋洋的说你和你前任身上的1288翅膀,就是一个礼拜带机械赚出来的  

嗯哼?  

你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不对,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就觉得只是一堆数据而已,没什么啊  

见我不说话,你的胆子大了些  

那会她哥哥和她一起玩的,说要给她出个大翅膀(1288)结果A了,我就想让她开心一下  

嗯哼?  

然后,你踌躇了很久,才终于说出了你想说的  

所以我送你东西你别生气嘛  

你不知道,上次你生那么大气,我好委屈的  

我俩第一次闹矛盾,就是因为你接二连三的送东西,最后我炸毛了,你戳我我不理他,组我也不理  

你后面告诉我说你就挂机然后一会看一下我在哪在做什么,活脱脱像被主人抛弃然后蹲在原地等的小萌物  

想起来我莫名的想笑,敲了敲键盘  

委屈啊,哭没?  

你貌似被我噎到了,顿了下  

快了  

(十)  

有段时间,你熟悉的朋友有几个都A了游戏,那段时间你兴致也不高,经常挂着YY去玩别的  

有时候我跑去玩自己下战场,你会陪我一起,大多数时候,我们挂在一起各玩各的  

那会情人节,微博上有人整理了九部看完分手的电影,你当笑料说给我听,我却起了好奇心思,缠着你要你发给我  

你拗不过,转给了我  

那几天我看电影看的开心,你有一天终于忍不住,语重心长的说  

别看了,我宁愿你去玩游戏,这个有毒啊  

我很随意的说了句,不要怕  

我好方……  

恩?那就不看了  

听话的我麻溜的去下了一款武侠类的网游,在那个游戏里被一个师父捡走,天天带着我做任务下副本,这下某人又坐不住了  

我回头也去下一个?  

你不是不玩么  

(瞪眼)我要去把你拽回来!  

说归说,他最终没有下那个游戏,而是转头拉我做起了人物传等各种任务,我自然也回到了天谕  

我好像忘了武侠里的师父,你好像也忘了说要卖号  

心里的小人,蹦蹦跳跳的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十一)  

我一直在战场比较浪,归根结底是我战场意识比较好,并非我操作有多犀利  

早期一起竞技场你还比较收敛,当彻底吃透我的性格后  

你去控灵珑  

控灵珑!!!!剩下我来打  

控!灵!珑!怎么又加血了,啊?  

炎天搞定,灵珑我来打,你去帮奶爸打圣堂  

打圣堂!  

我说对面的圣堂,你围着我转什么!!!  

……  

记得那会,你,我,奶爸,我们三个每周固定竞技场  

奶爸装备不算太好,但胜在手法不错,你嘛,战力中上操作还好,唔,大概战力最高的我是队伍最大的拖油瓶  

每次当对面只剩下一个玉虚的时候,你俩就会化身壁上观,看着我和人家单挑  

奶爸: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你:哈哈哈哈  

哼  

从一开始被人家冻的脱不开身,到慢慢的学会了算状态卡时间  

印象中我们最后一起打的十场竞技场之一,两边都只剩玉虚了  

我还剩三分之一的血,对方还剩四分之三,你在YY直接喊了一声GG  

流火——星落——星剑  

闪现——星落——剑影  

对面倒了  

你好像蛮意外的嘛  

(十二)  

因为你的原因,我跟你的几个朋友也慢慢熟悉起来  

这就不得不说到一对夫妻,鹤妹和鳄鱼哥  

鹤妹和鳄鱼哥是玩其它游戏认识的,之后一起来到了天谕  

两人经常挂在小房间,与公会的大多数人一般也不怎么交流,颇有一种隐居避世的感觉  

你是圣堂,我是玉虚,鳄鱼哥是光刃,鹤妹是灵珑,完美的配置以至于那段时间我们经常固定在一起做任务  

他们俩是现在很少见的那种性格,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仿佛阳光穿过京城胡同纷扬灰尘遗落下的沉静  

鳄鱼哥很是大男子主义,鹤妹说话很慢脾气很温柔  

大概,很像爷爷奶奶那一辈的感觉  

岁月静好  

记得那段时间你挺喜欢和他们在一起,毕竟跟他们在一起很舒服  

记得有次我们闹矛盾,谁也不理谁  

看着鹤妹找我来帮你说好话,看着你在他们的小房间  

一时气头上也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么快跑去找说客,你是怕我气很久么  

有一天突然发现你和他们好像突然没了联系,也不再带着我去他们的频道小房间一起聊天  

说实话,很意外  

意外的就像一个宅了很久的人突然跑过来跟我说他要去拯救世界一样  

……  

……  

……  

我只想问,带药了吗  

去年一部《花千骨》风靡全国,我记得白子画有句台词在网上争议很大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我懂  

很多事情虽然不能简单以对错论,但不解决清楚,模糊界限只会让人更加痛苦  

不巧,我喜欢是非分明,你喜欢大事化小  

我们相互矛盾,却又天生互补  

关系很好的朋友,说不理就不理,不是第一次,却是最令我意外的一次  

说是意外,不如说是担心,担心突然有一天,你也会突然离我而去  

原因,是一定要了解的  

怎么问,却是个技术活  

套用一句话,认识熟悉这么久,你在我面前就算西装革履衣冠楚楚,我一眼扫去,你丫也跟裸奔没啥区别  

咳,这是一篇小清新的文,一不小心就开车了望天  

没那么夸张,但是你的性格我还是清楚,我知道正常问你,你肯定又不会说  

如何让你能说出心中真正的想法呢?  

生气最好,简单粗暴  

效果不错  

你说,那天我不在,鹤妹喊你押镖,你说等一下,她着急就先去了  

你说,当然,你没有怪她的意思  

你说,你只是想不通,他们没空的时候我们帮着开,你说等一下,她着急就先去了,哦,那就这样吧  

你说,而且之前联系的时候也一直是你主动去找他们,你是攀关系去的么  

那会儿劫镖的人还是很多,那周我们打的是我们打不过的服  

我理解鹤妹,她担心晚上会被劫镖,我更理解你,那种感觉付出得不到等额回报的感觉  

我说,很多事算不清的  

我说,所以你生气了  

没有疑问,我用的一种类似于陈述的语气  

你气呼呼的答  

对。因为我小心眼!  

哭笑不得  

并不是多大的事,事后鹤妹还很认真的道了歉,以及两口子还反省了下他们俩确实不是太主动的人  

说开以后,一切,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只是,我们四人  

再也没有,一起押过镖了  

(十三)  

三月十四日是所谓的白色情人节,那天打开网页铺天盖地都是在虐狗  

我有个习惯,喜欢有声音陪,听歌也好,听你们说话也罢  

巧了,你也蛮喜欢唱歌  

有点小期待,不造你会唱什么好听的歌么  

大概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当天别说听歌了,节日快乐都没有一句  

想起情人节,戳你几次,都是在打架,好不容易等你打完  

我去睡觉啦  

我呆呆愣愣的回了一个,哦,晚安  

啥!!!!你就这么抛下大哥去睡觉了!!!!!  

第二天你上的时候,我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以琼瑶的架势吐槽你  

原来你不是这样的!曾经好歹还开个小YY,在就搁我一个人发呆,战场还开不起来,55555  

2个yy容易搞混。我都很少开小yy的  

哼  

你就不会来我们yy么!还好意思说  

人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人的多尴尬  

我们挂小房间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想我习惯了直接跑你们公会去!  

5个占星你永远没有  

哼  

话题一转,你说起和一个朋友聊天,你问他找到绑定奶了吗,他说没有  

你说你记得直接他不是找到个吗,他说那奶妈看他被打不给他加血,你说你都习惯了  

恩,肤浅的就像幼儿园小朋友的激将法  

这不是你第一次想让我去你们公会了,你见我无动于衷,佯装感慨  

诶,关系不到位,没办法  

我笑笑,没有说话  

第二天的活动是碎星屿,你来频道的时候我正在和大小徒弟吐槽,说最近闺蜜他们都不怎么在  

碎星屿我们这种中立小公会,都是大家一起组团然后刷小号  

不过,那也要有六七个人才方便  

正说到他们不在碎星好烦啊任务好麻烦,你就插嘴说了句不是可以挖矿么。。。。  

气的我点开私聊噼里啪啦一顿吐槽  

我在忽悠他们去你们公会  

你打什么叉!!!!  

心好痛  

一点默契都木有  

都答应了啊啊啊啊啊啊  

你发了个委屈的表情,打了句,怪我咯  

怪你,你背不背?  

(十四)  

时装一套穿顺眼了就不想换,朋友熟悉了就不想换,公会待久了就不想换  

我是一个很懒很懒的人,圈子不用很大,有你们就好  

所以,你有点意外,没想到我终究还是去了你们公会,还带了俩徒弟一起  

虽然为此我没少被小伙伴吐槽,哈哈  

不过,当天我们就闹了别扭,起因是YY马甲  

小公会一般都无所谓,但是大公会一般都会统一马甲前缀  

当时你的名字是前缀后一个字一个符号,我说我不习惯一个字,我们一起改好不好,你说好  

你把名字改成了我熟悉的两个字称呼,我想起了游戏里的特色师徒称谓,有个大腿和挂件,开玩笑说要不我改成你的挂件?  

你就笑,发了个表情包,气的我回了个揍你的表情  

玩过天下的应该知道,曾经很流行过XX家XX这个格式的名字,我和闺蜜玩天下的时候很长时间用的就是这个格式的名字  

XX(你的名字)家XX(我的名字)  

在设置昵称那个界面,我写了这个名字,截图给你看  

可以可以!  

我发了个扑街的表情,问了声,那你呢  

和你一样  

刚改就被频道的小伙伴笑,说是被秀了一脸  

我就笑,这么像的名字别人还分得出来不啊哈哈  

没多久,你以一种很是轻松的口吻告诉我,你改回去啦  

那个一个字一个符号的名字  

本来没什么,却突然别扭了起来  

你我都属于异性缘一向不错的人,你曾别扭我跟公会的小伙伴打成一片,我也曾别扭你对身边的妹子太好  

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鹿妹  

鹿妹曾和你在玩天下的时候在一起过,后来分开了,在天谕的时候,大家碰到便又在一起玩  

而你用的那个符号,和鹿妹的一样  

当然我对鹿妹本人没什么敌意,跟你杠上  

大抵都是对你  

对你的所作所为  

(十五)  

你有很多徒弟,大多还都是女徒弟  

虽然大多数都只是为了混指导本,过了六十就不怎么管了的,不过总是有个中例外  

比如说,贝贝  

贝贝的具体来历我不清楚,我知道她的时候,是一个满级的光刃  

经常也会有你的小徒弟加我,有空需要帮忙的时候,基本我也不会推辞  

刚刚接触的时候,我很随意的问,贝贝是汉子还是妹子,贝贝说是汉子,你故作神秘地说,你猜  

猜你个鬼==  

小徒弟买号回来玩,当师父的自然要照拂一二  

这一照拂,无论是洗尘南飞押镖妖力,情侣档,都变成了三人行  

贝贝总是师娘前师娘后的喊着,没事还卖个萌什么的,毕竟我内心住了个女汉子,喜欢软萌的妹纸,外加副本多了个打手我也乐得清闲,一时间倒是觉得也不错  

转折,出在一次副本中  

贝贝也有几个朋友给的小号,而有小号就免不了做任务,而那周的破魔,是迷雾困难  

若说破魔任务最讨厌是什么,迷雾困难当之无愧的第一,那会小怪刷的慢,打一轮的时间都快够刷躺剑冢弑神了  

你的号比较多,要刷很多次迷雾,大号跟团打完后,我帮你开了个小号挂在团里就没管了  

做着任务,你们公会的一个妹子私聊我,你家那位的徒弟你注意过么  

唔?  

切换了界面看了下团里聊天,大抵意思只记得这些  

贝贝:看来得帮师父多找几个妹子  

贝贝:四房五房负责陪师父  

贝贝:三房负责衣食住行  

贝贝:二房负责管账  

贝贝:大房负责洗衣做饭伺候二三四五房  

未了还来一句结束语  

贝贝:师娘好可怜  

……  

……  

……  

我不知道贝贝说这话是纯粹为了开玩笑,还是别有所图  

开玩笑的话,姑娘,你话说的有点过了吧  

别有所图的话,联想在我面前一向表现很不错,哦不,应该说在她师父面前,副本冲的快,押镖主动当车夫的贝贝  

我只想说  

哔了狗了==  

你貌似也有点尴尬,跳出来打岔  

你:什么鬼  

想了想,拿着上的小号,我跟你公会的妹子打了个招呼  

我:XX,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妹子很是配合的聊了两句,而贝贝,不发一言  

第二天我们去刷妖力,贝贝也来了,得,又没公会喊又没喊世界,不肖想,肯定是你叫的  

贝贝:我在外面用笔记本上的,我就挂机了哦  

贝贝:师娘肯定不会介意我挂机的对吧?  

我介意,我很介意,您老能走么  

贝贝:师娘怎么都不说话了,师父肯定是你气师娘了吧!  

对,他可不气我了么,叫你来就是在气我  

我一直没有回话,你不知怎么也未理她,贝贝有点生气的在队伍说  

贝贝:大不了我给你们钱就是了!  

。。。。  

我反省,我不吐槽了,真的,累  

为了避免以上的情况再次出现,我用了一个直接了当的法子——找你谈谈  

以后我们能不带贝贝了么  

你说随意,你说带她一起也是想着她一个人不好刷  

你愿尽职尽责的当好一个师父,我不反对,甚至是比较鼓励的一个态度,但这并不足以让我自己为难自己  

不仅是妖力,所有日常活动我都不想跟她一起,可以么  

你愣了一下,说  

好  

(十六)  

如果说贝贝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一迹蚊子血,那么鹿妹,便是你我之间避之不去的朱砂  

严格来说,鹿妹其实挺无辜的,有一种路人躺枪的既视感  

真的==  

我有很多小伙伴是天下一起过来玩的,认识两三年了  

你也有,鹿妹  

第一次见到鹿妹,是节日活动,你开了很多个小号帮我刷玫瑰花换小熊  

鹿妹路过看到了,很好奇的问我们在做什么,你很耐心的告诉了她,小号种出来的玫瑰花,可以拿大号采集  

第二次见到鹿妹,是竞技场  

固定的奶爸研究生开课没时间,鹿妹那段时间也在找临时队伍,就刚好一起  

那天自家中立的小伙伴闹了点矛盾,我一直双开歪歪处理那边的事,对鹿妹,并没什么太深的印象  

第三次,是在战场  

你:我鹿  

鹿妹:(脸红)好巧啊~  

你:就从了我吧  

鹿妹:你当着你老婆居然也敢这样  

鹿妹:我只能是答应了  

前文说过,在天下时鹿妹曾一袭红衣,嫁你为妻,最终却还是曲终人散,各自分离  

我不知道是你们曾经在一起熟悉了这种调戏的说话方式,还是你觉得游戏而已,都无所谓  

我也不知道,你这句话说出来,不尊重鹿妹,还是不尊重我  

很多人跟我说一句话,游戏而已,认真你就输了  

说得好像,不认真你就能赢一样  

我:(捶地大笑)我当着他面也到处调戏人  

我:不必在意  

呐,不知道是说给吃瓜群众,还是说给我自己听  

有次发现你YY马甲换了名字,单单一个字,后面跟了个小符号  

你很得意的告诉我,你看到别人用,觉得不错就拿过来用了  

你经常挂去看直播,我便想着你是偶然看到谁的便复制了,当时觉得蛮好玩,还曾想要不要跟你改一样的  

后来发现,鹿妹用的符号也是它  

我问你,你的符号是用的鹿妹的吗  

是  

记得很久之后,有一次因为一点小事,很晚了你负气而走,退频道下游戏  

第二天想着拉你去打桃夭夭,点开YY好友,你把名字换回了那个一个字一个符号  

本来一点小事想着哄你一下,却自己生起气来,下了游戏关了电脑  

晚上上线,你的名字已经改回了我俩的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自然知道相互间的一些习惯  

你这是诚心气我呢,魂淡==  

一次每月的那几天到了,贪凉吃冰激凌受了寒,腹痛的厉害,望天  

想着窝着也无聊,就上了游戏来找你,你知道,让我别乱跑  

打架什么的就不敢参与了,一个人跑跑冒险倒也自得其乐  

我一向喜欢把桃夭夭喊成桃花花,你也随着我  

你问我去不去打桃花花,我说好  

进了组,队里两个人,你和鹿妹  

不发一言,我直接退了  

那大概是唯一一次我不给你面子  

那段时间经常看到鹿妹在刷求组桃夭夭,其实我知道我们本来也在刷,鹿妹大抵也是顺带  

就是不爽,就是不开心,就是不要理由  

让我不愉快的任性一把  

其实鹿妹其实也没做什么,只是跟一个熟识的朋友偶尔一起玩而已  

我不爽的,只是对你  

对你的所言所行,所作所为  

鹿妹的强大之处在于说不得,避不过  

她就像我闺蜜我徒弟对于我一样,阻拦人家认识多年的老友,我做不到那么无情  

鹿妹有结契,偶尔取消屏蔽也见到过,两人的感情一直也很好  

你说当年你和鹿妹分开,她曾找过你想复合,你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糊弄了过去  

暂且不论你自吹自擂的可能性……  

不论曾经发生过什么,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  

说一点都不在意那肯定是骗人的  

但是我也不会拘泥于已经发生过的事  

再者  

谁又没点过去呢  

终究是我不够豁达  

(十七)  

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那几天还抽空忙着给你个惊喜  

没事写点东西是我的一大爱好,还记得当初那首《你是我的女朋友》么  

我用曲子重新填词打算给你当生日礼物  

好不容易等你生日,守到十二点给你发生日祝福也不知道当时你有没有看到啊哈哈  

晚上刚刚上线你说在打架  

那会龙渊测试,你问我没去开荒么  

我笑眯眯的答,不去了,今天你最大  

等你打完我们一起去把日常清了,你问我去不去打无界,我说好  

赢把无界睡觉了,好困啊  

看了眼桌面上的歌词文档,还是说了句  

晚安  

歌呢,还是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唱了  

本来是打算等到公会活动人前直接来一首,咳咳,但是想想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后来你找我,问我还在因为名字的事生气么  

时间有点久,我已不记得我们那会说了什么  

只记得,改编的歌词你听了像小孩子一样开心  

只记得,最后你还是改了马甲,虽然有点不习惯  

那一瞬间  

有一种类似抗战胜利的感觉,超级开心  

你去睡了,我想了想留言了一段话  

我跑去你们公会只有一个你,要是你都不愿意护着我,要是改个名字都觉得尴尬,那我在公会人生地不熟,认识的只有一两个,还带着两个徒弟跑来,是不是更尴尬呢?新公会尴尬,老朋友也尴尬  

先是突出你的重要性,然后说明自己的弱势群体需要保护  

恩,效果很明显,第二天你只是跟我吐槽说你哥们儿看见笑你,却没再抗拒了  

耶~  

(十八)  

新公会比我们的小中立热闹了很多  

俩徒弟第一次看到八级公会占星台的火焰时,发出惊叹的那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让我这个当师父的……掩面  

公会篇好多故事,不想写了==  

(十九)  

随笔小记  

你:这首歌满满都是傲娇的意味  

我:你还知道傲娇?  

你:你这么傲娇,我怎么会不知道  

某次很开心的说发现一个妹纸唱歌炒鸡好听  

你:你唱的比她好  

我:……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你:没事,良心这玩意我早没了  

你:真是日了哈士奇了  

我:你上啊  

你:。。。。  

你:你要改名哈士奇么  

某天,我突然声音软软的喊了一声你的名字  

你:嗯?  

我:没事  

你:怎么了  

我:我就喊一下玩啊,不行么  

你:……你这颇有一点烽火戏诸侯的感觉啊  

你:知道大唐是怎么亡的么  

我:大唐?  

你:这不重要  

我:那我是戏了猪啊,还是戏了猴?  

你:……  

你:你走!  

……  

……  

……  

(二十)  

讨厌写别离,真的==  

——倒数前两个月  

你说摸头,以后被打了叫我  

我说,好  

上个月,我和兔妹找蛋和人打起来了,对面两个治疗还赶来俩打手  

听到后,熊哥带着一群公会的人放下手上的事来帮忙  

只是可惜,那个点离传送比较远,他们赶来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熊哥问我,你家那位呢  

我看着黑白的屏幕笑了笑,我说  

我不知道呀  

——倒数前一个月  

找了个地方又开始上班,一直很担心你会不习惯,只能白天陪你聊聊天,晚上回来一起玩  

第一天我不在,你上我号将边境任务帮我搞定,甚是开心  

第四天我不在,那会人物修炼才开新的篇章,我问你黑市做了吗,你说做过了  

第七天我不在,突然发现好像自从洗尘改了,就再也没在一起打过  

第十天我不在,上你号双开押镖的时候,发现你被我当留言板的好友列表,回复成了冰冷的二三字,好友,公会,师徒  

第十二天你不在,之前为了帮你混洗尘的师徒箱子,拜了你为师,我解除了,以为你会生气,不过好像你并没有注意到,不过本来也不在一起打洗尘,上哪儿注意呢  

——倒数前半个月  

你说你仇人多,你说你在战争公会还是副会长,不想连累在中立的我,叫我别挂结契称谓  

我说,好  

有次青麟挑战出来,我离开倒了杯水,回来便发现被杀死在副本门口  

小伙伴都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跪了,你,我徒弟,牛哥,你们三个人追了很远  

我徒弟还调侃,师父你这仇恨拉的挺稳啊  

我笑嘻嘻的说,他们这是嫉妒!  

直到那时,结契称谓,人前好像从未见你挂过  

——倒数一周  

开电脑需要处理些事没上游戏,事情处理完,有点不想动,找了部电影来看  

中午吃饭的时候关了会机,回来的时候,你发了个消息  

大会长上线了?  

虽然很久了,上线你都不会再有消息,不过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你一直也都在  

虽然告诉自己不在意  

那瞬间,有点委屈  

上周,我们拿了台子,我多了个称谓,星茸之主  

做黑市任务,公会的小伙伴开玩笑说要杀了我上电视  

熟了的人都知道我很少真的生气,你向来脾气比我横,我默默的换了个结契称谓,借此镇压一下  

XXX·一生一世一双人  

频道有人一字一顿念了出来,一如你当年一字一顿的说  

我认输  

不知为何,竟有些失落  

——倒数第七天  

晚上要加班,QQ敲了徒弟喊他组织下剑冢,顺便说了一声最近可能不怎么上  

有心想跟你说一声,又怕你不咸不淡的回一句哦  

没心思纠结就忙别的去了,到家吃完晚饭快十点,闺蜜戳我上小号混个星铁箱子  

从上线到下线,没说一句话  

——倒数第六天  

一个月中下旬正是交单的高峰期  

之前的努力意外很快有了结果,下午约到了一个重要客户敲定具体事宜,搞定了这个月就可以收工偷懒了  

胜利就在眼前,好事当然忍不住分享  

和一个同事一起吃了饭就就近找了个网吧想和你说这个好消息  

刚刚登陆点开好友列表找到你,我就愣住了  

反复确认了下是不是看错了人,不过单人分组,怎么会看错  

仿佛三十多度的高温一桶冰水从头浇到底,真特么透心凉  

——有意思么  

——因为我要脱坑了呀  

——你知不知道不吭一声改马甲=提分手  

——你回了个微笑的表情,不答  

——倒数第三天  

忙到九点回到家手机没电自动关机,兔妹她们一直在等我押镖,没办法,我给你发了个消息,在吗  

你一时没回,我找了朋友打电话给闺蜜,麻烦她帮我扫了下码  

大抵那会你没在电脑前,过了大概十分钟你QQ回了我一句  

在呢  

好像怕我像原来一样,只是手机登陆QQ,YY又接着发了两个消息  

在啊  

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你好像很是着急  

切到QQ,我发了个卖萌的表情,刚刚手机关机扫不了码,现在好了  

很快,你回了个炸弹的表情  

一会儿,你YY敲我,问我联赛打的怎么样  

我笑了笑,玩的时候都不关心的事,脱坑了怎么反倒在意  

切到QQ,还是很老实的回了一句,我不知道  

大概真的熟悉一个人,字里行间便会浮现出他的表情  

三言两语,便让你再也不好找话题  

——倒数第二天  

下午闲的没事干,开始敲这篇文,写着写着你突然敲我,还吓了我一跳  

不知为什么,反而不想让你看到了  

女儿家的心事,何足道也  

点开一看,是回我昨天的最后一条消息,我很无语的回了一个省略号  

你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我问你怎么了,你说没事  

想起之前的对话,我试探性的打了一句,没事……就是有事?  

你很郁闷,说你又不是女孩子  

想起你提起鹤妹和鳄鱼哥两人携手快三年,转战不同的游戏的游戏  

想起你曾旁敲侧击的说,让我学着点  

想起你说,你只是不玩了,对我们关系并没有什么影响  

那会只是觉得你很天真,两情若是久长时,还真得朝朝暮暮  

晚上,看到鹤妹在线,我跑去敲她问  

为什么你当初会跟着鳄鱼哥走呢  

鹤妹说,我跟鳄鱼哥走是因为,我们一起商议了一起卖号的  

我们是商量的结果,,而不是他已经准备卖号了叫我跟他走  

大概,这是我这么多天沉闷不愿再提的原因  

你不是第一次说想要卖号,却只有这一次让我这么难过  

不知道哪来的悍勇之气  

也是,我想该有个了结了  

越是熟悉的人,越是知其七寸在哪里,把你说炸毛,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有意思么  

——你有意思么  

——你可曾想过你卖号离开我俩很大可能就到此为止  

——不在一起玩!!就是陌生人了????  

——像鹿妹一样么  

——是  

——最后一天  

看着指针跳过零点,看着结契时间跳到一百八十天,深吸一口气,敲下,回车  

“我们分手吧”  

送你的那首歌里面有一句,也是我曾当着全公会人的面说过的  

只要回头有你,我就不怕任何阻挡  

只是  

不知何时起  

身后已是茫茫大雾,寻不见你  

XXX在结契之地若晴处使用秘法强行单人解契,从此孤身一人,和XXX今生云垂不复见,昔日誓言不复返  

我看着系统划过的消息,看着提示达成成就云垂不见,看着敌对在世界发分手快乐  

我知道,如果两个人能同步,白天一起上班晚上一起玩,路还能走很长  

其实想挽回,只要我愿意,很容易  

可是我也清楚的知道,两个人时间环境的错位,就算这次没事,还有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  

我累了,真的好累  

走到今天的地步两个人都有责任,可能最大的问题莫过于沟通没能及时跟上  

你给的对我而言无轻重,我看中的你不在意  

所以,终究是错过  

——“我们这个年纪。真的懂什么是爱情么”  

——“你可以问你老妈,我不必帮你回答”  

“总有一个人,会让你信得”  

“与年龄无关”  

——“有点理想化”  

——“路都是一步一步走的,没有目标,去哪儿啊”  

游戏里的感情不知道算不算真  

我甚至不知道有没有比喜欢更深的爱过你  

只是为你落下的眼泪是真,为你做过的努力是真  

再见,再也不见  

以后,你要开开心心的  

我也是  

感情都慢慢变淡,人心都渐渐离远

天谕小说: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勿忘

    【责任编辑:我还是太年轻了】TAG: 同人小说 官方论坛
    更多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代表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及描述。